毛宗岗对三国演义的比较批评(三)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13日

  毛宗岗在评点中还很是长于把《演义》中的各类人物进行比力攻讦,从而深切揭示出人物分歧的个性特征。

  曹操与袁绍都“善疑”,可是二人又有很较着的分歧,于是毛宗岗在第三十回回顾总批中指出:

  袁绍善疑,曹操亦善疑。然曹操之疑,荀彧决之而不疑,所以胜也;袁绍之疑,沮授决之而仍疑,许攸决之而愈疑,所以败也。曹操疑所疑,亦能信所信。韩猛之粮,不疑其诱敌;许攸之来,不疑其诈降,所以胜也。袁绍疑所不妥疑,又信所不妥信。见曹操致荀彧之书,则疑其虚;见审配罪许攸之书,则信其实;听许攸袭许都之句,则疑其诈;听郭图譖张郃之语,则信其实,所以败也。(30回)(P293)

  通过对曹操与袁绍二人“疑”和“信”的素质分歧的深切分解,毛宗岗不只揭示了他们胜败的缘由,并且也揭示出了他们各自的性格特点。

  诸葛亮和司马懿在盘算上几乎难以分出凹凸上下,可谓半斤八两,毛宗岗经常将他们放在一路进行对比阐发。好比他在第九十五回回顾批语中对“空城计”中两边不齐心理的阐发:

  惟小心人不做斗胆事,亦惟小心人能做斗胆事。魏延欲出子午谷,而孔明认为危计,是小心者惟孔明也。坐守危城只以二十军士扫门,而退司马懿十五万之众,是斗胆者亦惟孔明也。孔明若非小心于常日,必不敢斗胆于一时。仲达不疑其斗胆于一时,正为信其小心于常日耳。(95回)(P940)

  这段话说得很是好,具有辨证思维的特点。毛宗岗认为“惟小心人不做斗胆事,亦惟小心人能做斗胆事”,“孔明若非小心于常日,必不敢斗胆于一时。仲达不疑其斗胆于一时,正为信其小心于常日耳”,在第九十五回行间批中又指出:司马懿“正以常日信之,故于此时疑之”。(P947)如许的阐发长短常深细精微的。

  毛宗岗还进一步比力了诸葛亮和司马懿的用计,指出:

  武侯之计,未尝不为司马懿之所料;而无如司马懿之料武侯,又早为武侯之所料也。懿料武侯之必出,于是而思有以破之;武侯又料懿之知我出,于是而预有以防之。料其在祁盗窟中,罢了在武都、阴平;料其在武都、阴平,罢了在祁盗窟中。料其真退,而竟是假退;料其假退,而竟是真退。以致一神机妙算之司马懿,而动多舛误,一筹莫展,武侯线

  颠末比力,毛宗岗认为“以致一神机妙算之司马懿,而动多舛误,一筹莫展,武侯真神人哉”,虽然毛宗岗用“神人”来描述诸葛亮不免有些偏激,可是他终究指出了诸葛亮用算计着高于司马懿的处所,如许的评说仍是令人信服的。

  曹操、司马懿与诸葛亮三人都曾当过丞相,同是“为相”,三人又有素质的区别,于是毛宗岗在第一百零四回回顾批语中指出:

  曹操、司马懿之为相,与诸葛武侯之为相,其总揽朝政似也,其类似也,其神机奇谋,为众推服,又类似也。而或则篡,而或则忠者,一则有私,一则无私;一则为子孙计,一则不为子孙计故也。操之临终,必嘱曹丕;懿之临终,必嘱师、昭。而武侯否则。其行丞相事,则托之蒋琬、费禕矣;其行上将军事,则付之姜维矣。而诸葛瞻、诸葛尚,曾不与焉。有桑八百株、田五十顷而外,更无一事以增家虑。则出将入相之孔明,仍然一抚琴抱膝之孔明耳。(

  毛宗岗认为三人“为相”,都“总揽朝政”,“独握兵权”,又都“神机奇谋,为众推服”,可是“曹操、司马懿之为相”与“诸葛武侯之为相”,区别甚大,“而或则篡,而或则忠者,一则有私,一则无私;一则为子孙计,一则不为子孙计故也”,在比力攻讦中表了然本人的明显爱憎。

  毛宗岗在第五十九回回顾批语中还比力了“刘备、孙权、曹操之决事”,指出:

  孙权之兵事决于大都督,刘备之兵事决于军师,而惟曹操则自揽其权,而独运其谋。虽有重谋士以赞之,而裁断出诸臣之上,又非刘备、孙权比也。观其每运一计,其始为众将之所未知,其后乃为众将之所叹服。唐太宗题其墓曰“一将之智不足”,良然,良然。(

  刘备、孙权和曹操都是其时了不得的政治家,可是他们治国用兵却各有特点:“孙权之兵事决于大都督,刘备之兵事决于军师,而惟曹操则自揽其权,而独运其谋。”不只如斯,毛宗岗还对曹操的才智给以很高的评价:“非刘备、孙权比也”。特别是曹操“每运一计,其始必为众将之所未知,其后乃为众将之所叹服”

  ](P584)如许的阐发,更令人服气。毛宗岗还将周瑜与蒋干进行比力,指出:

  周瑜诈睡,是骗蒋干;蒋干诈睡,又骗周瑜。周瑜假呼蒋干,又明知其诈睡;蒋干不该周瑜,是不知其诈呼。周瑜之醉,醉倒是醒;蒋干之醒,醒倒是梦。妙在先说破他是说客,使他启齿不得;又妙在说他不是说客,一发使他启齿不得。妙在梦中呼子翼、骂操贼,使他十分迷惑;又妙在醒来忘记呼子翼,益发使他十分迷惑。周瑜假做极疏,却步步是密;蒋干自道极乖,却步步是呆。写来线

  毛宗岗这段阐发很是深切,使读者可以或许因之而能对“蒋干入彀”的合理性深信不疑,同时毛宗岗也通过如许的比力攻讦,而充实揭示出了周瑜、蒋干两小我物性格上的分歧。

  祢衡、孔融、杨修三人,才同,而其品则有分歧。杨修事操者也,孔融不事操而犹与操盘旋者也,祢衡则不事操而并不屑于盘旋者也。三人皆为操所杀,而三人之中,惟衡最刚。故三人之死,亦惟衡独早。(23回)221

  记住登录形态昵称:

  评论并转载此博文

(编辑:admin)
http://ergostands.com/zg/140/